『乐趣圈』提供在线八字起名、QQ和微信网名大全、十二生肖、星座运势等语言文化知识及相关查询工具。

当前位置

网站首页> 专题频道 > 实时热点 > 浏览文章

唐山事件:唐山调查通报中的“说谎者”

谣言从来都不止于智者。信息社会中,谣言止于公开透明。当智者都成了瞎子聋子,你怎么让他分辨?唐山事件本来有视频有监控,唐山事件事实是非常清晰的,媒体最初的对于唐山事件报道也是非常客观的,而且起初还非常开放,公众的情绪更多的只是对于施暴者的愤怒。

但后来越走越偏,最终形成了唐山76年以来最大的一次“形象大地震”,甚至当地的社会生态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。

而事情变坏,都是从蛋糕店老板发视频怒怼网友利用他的举报视频“抹黑”唐山开始的。

智商正常的人都清楚,蛋糕店老板是唐山本地人,问题解决了,然后就把举报视频删了,并谴责网友抹黑唐山,这当然有护短的成份,但更像是受到某种胁迫或引导所致。

后面的迷之操作就一个接一个。

比如说声势浩大地掀起一场扫黑专项行动,结果公布的举报号码竟然无法接通,这么多人这么大的事,公布之前自己都不测试一下是否异常吗?这样的错误很低级。

他们没认真,老百姓倒是认真了。可能连他们自己也没想到,举报如潮民意井喷。电话打不通,就齐唰唰地跑到市公安局门告状,那长长的队啊,排了4小时也没能进信访室。

由于连日热搜不降,甚至把俄乌的热度都给比下去了,各路媒体纷纷赶往唐山,想进一步实地采访了解情况,但不可思议的操作又来了,不是唐山人进不了唐山。

据贵州电视台、新黄河等多家媒体报道,唐山火车站以防疫为名设置出站障碍,他们的记者一出站便遭遇暴力搜身,人车合影,写承诺书,如果不住酒店,就必须离开。

凤凰网的一名记者编辑还被当成蹭流量的自媒体被限制人身自由8小时。治不了黑恶势力,还治不了你?

最恶心的是一个叫柳倩月的传媒大学教授,竟然指责记者“跨省采访”应该反省,再一次刷新公众对于反智专家的认知,一个基本常识都没有的人如何成为传媒教授的?

新闻记者证管理法明确规定: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干扰、阻挠新闻机构及其新闻记者合法的采访活动。

引子写完了,重点说说谣言。

关于唐山的谣言主要有3个:

第一个是关于60万放人。陈某志是否拿出60万摆平?当地警方是否有先抓后放的情况?昨天的通报显示,机场派出所所长及路北区公安局局长、副局长多人被调查,从这个角度来说,这60万或许还不能简单定为谣言,最多算是传言,这个盖子相信最后能揭开。

第二个是关于茅台酒宴。唐山九恶之一的曹某华,通报中虽未有只字涉及,但自案发后这人就一直处在风口浪尖,对其的关注度甚至超过首犯陈某志。多方传言称其才是背后真正的“黑老大”。有网友扒出他与某局长的酒桌照,到底事情真相如何,官方目前未给予任何说法。

此前我曾在文中表达过个人观点,我是不相信一个公安局长会和一个黑社会人员同桌吃饭的,这不合常理,所以我强烈建议官方应尽快辟谣,还我们局长一个清白。

第三个是关于女孩现状。这是传播最多最广的谣言,而且版本多样。而且让人觉得非常诡异。最初的时候无论是警方通报还是媒体报道,都说的很清楚,2名入院治疗,2名自行离开。不知道为什么,后来突然大面积的谣言就出现了。

开始的版本还聚焦在入院治疗的两名女子身上,后来又说死了一个,再后来又变成4个女孩全部离世了,有个女孩还被轮了,还有人恶意编造暗巷惨剧,合成后期音频,PS地面血水,这些一看就是假的东西,却能在网络上大行其道。很多熟悉的朋友都开始问我,这是不是真的,好在通报出来的比较及时,否则这波节奏不堪设想。

这个时候,其实无论是唐山还是我们的网络监管部门,都应该敏锐地意识到,境外势力已经出手了,他们的目的就是借此否定体制抹黑中国,制造对立面。

这些谣言之所以能兴风作浪,唐山也有责任。九大恶人落网后,就应该让被害人及时发声,她们不愿意发声,她们的家人也可以,再长的官方通报,也抵不上当事人的一句话。

但唐山怎么做的呢,对病房严防死守,别说普通人进不去,连记者也进不去。案发10天过去,几名女孩像人间消失了一样,这才为谣言的传播制造了空间。

如果唐山在第一时间公布女孩收治情况,及时让当事人对外发声,这些谣言还有存在的土壤吗?还会真相还在路上,谣言已经穿着鞋子到处跑吗?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,在昨天通报中有个叫陈志伟的民警,是被处理的5人中唯一一个没有“官衔”的公职人员,他的主要问题就是“说谎”了。

明明是接警28分钟才到现场,他竟然对媒体谎称5分钟就到了。按通报的时间推算,警察到达时间暴力事件还在进行中,难道是目送陈继志一伙离开?

连央视都敢骗。作为公职人员信口开河,损害的不仅是警察的颜面,还有政府的公信力,所以他被处理一点都不冤。

印象中很少有公职人员“因言获罪”,这具有一定的警戒意义。

公职人员“造谣”都被处理了,那么造谣各种女孩被轮被辗被离世的人是不是也该追究责任?建议专业部门查一查,这背后或许是另一伙组织犯罪,目的更险恶,影响更恶劣。

什么唐山第几波第几波的高潮又来了,这样的谣言温床是怎么生存的,竟然每篇谣言还能标上原创,还能收获几百万阅读,上万人打赏,这太不正常了。

但是作为唐山,我们自己也要反思,不能用老办法来处理新舆情。面对这样全国关注的重大舆情事件,防火防盗防记者显然不是聪明之举,公开透明才能赢得理解和尊重。

什么时候唐山学会了尊重媒体,什么时候唐山的形象才能慢慢挽回。经历过这次唐山事件,我想能够给公众及公职人员一个警醒。

周易老师